快乐鸡仔。
宁拆不逆,谢谢合作

发点儿涂鸦。有新有旧。

新本子纸糙易糊,根本是画惯了狂草铅笔稿的我的噩梦。然而最后我还是妥协地勾了线。
啧啧啧比例结构错得一塌糊涂但又不能改,我简直忍不住想给自己上红线()

评论
热度 ( 2 )

© 最終龍理 Q.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