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鸡仔。
宁拆不逆,谢谢合作

说个关于人格分裂病娇深井冰国师的脑洞

真正的阿兹尔已经死在飞升仪式上,现在的黄鸡是三炮“喜欢并且觉得有愧于他”的那部分潜意识基于自己对黄鸡的印象做出来的仿造品。

黄鸡台词里说,泽拉斯是他的影子,然而这不过是三炮的潜意识灌输给他的想法,他才是泽拉斯的影子。三炮身上也根本就没有什么封印,他能够使用的力量有限,是因为大部分力量都被用来维持黄鸡的存在了。表意识的三炮作为憎恨黄鸡的那个人格对此毫不知情,还天天跟现在的黄鸡吵嘴打架……直到有一天他再次杀了阿兹尔。当所有力量都回到他身上的时候,泽拉斯才终于反应过来自己一直以来都在做什么,当时就傻了。

 
 

-----------

 
 

本来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后来还是想补充一些说明和后续。

后续就是,这么折腾一通之后,三炮被自己的潜意识吓得不轻,安分了一段时间去思考自己对黄鸡的感情。后来他还是觉得身边有黄鸡好,就又造了一次阿兹尔。但这一次,泽拉斯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人是伪造品。阿兹尔的行为若是不符合他的印象,他就觉得OOC;阿兹尔的行为若是符合他的印象,他又觉得这个人是被自己控制的傀儡。

深陷罪恶感、绝望感和自我厌恶之中的泽拉斯,内心经不住折磨,非常干脆地又把二号黄鸡杀了。

可永恒的时间实在是太过漫长。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泽拉斯觉得寂寞得要疯了。于是他开始重复着制造阿兹尔,心情不好就亲手杀掉,孤独的时候又着手制造下一个的病态过程。

 毕竟永恒真的是,太漫长了。 
 
 
 

-----------

结局2


永恒的坏处是永恒,好处也是永恒。 

很多年后,泽拉斯真的做出来了“真正”的阿兹尔。

这个阿兹尔当然不是当初那位皇帝,逝者是不会回来的。但他有他的记忆,有他的性格,有他的容貌和声音。这些特质和之前被泽拉斯杀掉的许许多多仿造品并没有什么不同,唯独一点不一样:这个阿兹尔超出了他的控制。他拥有不输三炮的飞升之力,可以达到真正意义上(精神与实力)的反抗。三炮跟这只鸡打架差不多五五开,所以他杀不掉这一次的作品了。这完全是泽拉斯计划外的发展,但这份不稳定的不可控性却让他狂喜。他终于有了“自己的阿兹尔”是“活着的”的概念。
可以说这个阿兹尔是无限次的制作和销毁后,得以诞生的最贴近本体的奇迹;也可以理解为,三炮在漫长的思念中分裂出了第三个人格,这个人格拥有之前他制作每一个黄鸡的经验,过分追求还原黄鸡的“人物性格”让他对自己发出了“变成这个人”的心理暗示。说得直白一点,就是三炮的第三个人格装成了黄鸡跟自己打架谈恋爱(。)
无论会是以何种形式,有另一个永恒生命体陪在身边,并将与自己一同走过未来数不尽的时光,不也挺浪漫的?



-----------

 

整个走向根本病入膏肓……不过国师不病怎么叫国师,毕竟他不属于有良知有底线的柔软温暖恋爱脑type:3

BTW,哪怕OOC,我也蛮想看看性格正常温柔体贴的泽拉斯。光是想想感觉都要被苏晕……

评论
热度 ( 16 )

© 最終龍理 Q.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