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鸡仔。
宁拆不逆,谢谢合作

讲下自己对官方资料的分析与同时诞生的臣君脑洞。以前零零碎碎地po过wb,现在整理一下,趁哪天被拳头打脸前发出来。

全程半猜半脑补,漏洞多,OOC注意

 

“You are but my shadow, Xerath."

早在官方故事放出之前,我就已经被阿兹尔对泽拉斯的这句彩蛋语音拉进臣君,毕竟天生爱吃这种cp……然而令人困惑的是,官方资料并没有给出阿兹尔会这样说的原因。单纯以“黄鸡在嘲讽板板弱”来解读未免太过牵强,我宁愿相信拳头还藏了一手。

再看看官方小说里的一段:

"The dawn sun reflected blindingly off Azir's flawless golden armor. In that instant, he knew that the traitor still lived. He sensed the magu's essence in the air that he breathed."

(“旭日冉冉升起,在阿兹尔金色的盔甲上反射出璀璨的光芒。就在那个时候,他了然了,那个叛徒仍然活着。从干燥的空气当中,他感受到了魔法师身上的那股力量。”【此版本翻译来自wb@ 镖师陆玖】)

这段曾被我当糖吃了好久,毕竟相隔千里也能感受到对方的存在,真是太浪漫了。

但是后来仔细一想不对啊,凭啥他俩无缘无故就有这个糖。暂且不考虑“强者之间的电波共鸣”和“臣君独有的心电感应”(?)等狗血解释,剩下的可能性就与"essence"——在此姑且理解为力量——有关了。对此,我的猜测是:板板与黄鸡的力量同源共生,诞生于同一场仪式之中,因此才能感知到对方身上与自己相同的气息。

但是按理说,当初的飞升是为阿兹尔准备的,即使其中出现差错,也仅有泽拉斯一人能获得力量。两者经由同一场仪式晋升为神的情况本不应出现。因此,其中一人的力量会不会是“虚假”的?正如开头阿兹尔那句语音所说,其中一人的力量不过是另一人的“影子”?

如果顺着这个思路去想,黄鸡对板板的另一句嘲讽语音便有了新的理解方向。

"You have already failed, Xerath. You must now accept it."

蠢鸡情商那么低,完全想不到泽拉斯报复的根本原因是他迟迟不兑现承诺,误以为对方是为了飞升才陷害自己。然而自己突然满级复活,本被抢走的力量竟也还在,所以才在台词里认定“你已经失败了”。不过泽拉斯在实行复仇的期间,早已失了初衷,沉迷魔法,蠢鸡这么想倒也不能算冤枉他。

结合官方设定,飞升生命体是作为神永生的。同理,若这份力量是“虚假”的,那么终有一天将衰弱消亡,本体也自然会随之逝去。

至此,我的脑洞有三个分歧:一是板板死亡;二是黄鸡死亡;最后则是两者相辅相成,互为倒影。

 

1.泽拉斯的力量是暂时性的,飞升之力终将回到理应拥有它的那位皇帝身边。

这个发展适用于“就是想虐板板”和“就是想看蠢鸡心软”的情况。比起为虐而虐,我更希望“角色死亡”这一设定能为两人带来交流的机会。阿兹尔在我心中是相当单纯的角色(主要还是板板level太高,对比之下差距过大),但据设计师所说,在被泽拉斯背叛后,他很难再相信他人,更何况对手正是背叛者本人。但对方死期将近,阿兹尔会不会暂时放下隔阂,和唯一与他一同见证过恕瑞玛千年兴衰的人谈谈呢。至于谈话内容……这个可以脑补太多,就不说死了。

然后泽拉斯死亡的时候,本身就是能量的他直接了注入阿兹尔的身体里,一并汹涌而来的还有千年以来的感情与记忆。对恕瑞玛的忠诚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阿兹尔原谅国师的背叛,但至少此刻,他稍微理解了一些,泽拉斯那份一生被束缚在自卑之下的痛苦和疯狂。

 ------

不过以板板的性格,比起死前恋爱脑地找黄鸡叙旧,他更可能会去研究魔法,以新的力量维持自己的存在,甚至再杀一次黄鸡夺取飞升之力……呜,国师好可怕噢

 

2.阿兹尔早在飞升仪式上就死于泽拉斯之手,使他复活的力量来源不明且毫无道理,总有一天也会像它的出现那般神秘地消散而去。

板板有句语音"Azir, at long last, we will see what power you truly possess",乍看之下是对黄鸡感到不屑,却也能直接理解为他在质疑后者的力量本质。我感觉黄鸡的飞升还有隐情,奈何资料不足,无法深入分析,只能等拳头爸爸填坑了。在此姑且将他的力量当作是板板的影射吧。(btw,之前我讲过一个板板造黄鸡的脑洞,有兴趣可以看看

某种意义上来说,阿兹尔是软弱的。当初,坚持举行飞升仪式的是他,盲目相信泽拉斯的也是他。恕瑞玛的灭亡是泽拉斯的错,但作为皇帝,他才是该负起全责的人。如今他把一切怪罪于泽拉斯,其实是在逃避这个真相。临近的死亡应该让他反思,并坦率地直面这一点;但同时我又不希望他真的这么认为,因为那样太可怜了。希维尔拥有恕瑞玛的血统,但她也是她自己,黄鸡并不能强迫她继承自己的意志。阿兹尔既无法避免死亡降临,也没有人能托付复兴帝国的遗愿。当他望向恕瑞玛无边无际的广袤荒漠,心底的悲凉简直让人不忍想象。

余下不多的时间里,也许他会想知道前国师的想法。比如什么时候开始计划背叛,比如原因,甚至有没有后悔过。

于是他真的去问了。狂气中二如泽拉斯当然回答从不后悔,不管事实是否真的如此。得知黄鸡时日不多,泽拉斯不仅没表露半点同情,反而颇为戏谑地开了一波嘲讽。火大的黄鸡一挥权杖就打算召沙兵戳死这个不知好歹的棺材板,然而他的力量已经衰弱到极限,士兵连形体都无法塑成,转瞬便散成一地黄沙。阿兹尔瞪着泽拉斯,拽紧腕甲上的缎带,气得说不出话。

后来,阿兹尔被葬回了恕瑞玛的皇室陵墓之中。

不过隔天泽拉斯就将尸体连着棺材偷了回来。然后对着棺材,把黄鸡生前想知道、但他却避而不答的那些问题答了个遍。

他将棺材留在身边,却从来没有打开过。他害怕自己看到的不是全身覆盖金甲的鹰身皇帝,而是褪去了飞升形体、那位曾经拥有着温暖而骄傲的笑容的人类躯体。他宁可任由那具肉身被时光侵蚀腐朽。

直到过去很久很久,英雄联盟瓦解,世界不复当初,记忆被时间稀释得没了颜色。泽拉斯觉得,自己可能要忘记阿兹尔了。为了不让这件事发生,他终于下定决心打开了棺盖。

然后泽拉斯愣住了。

棺盖之下感受不到任何属于阿兹尔的气息。那里只有一把黄沙,细碎且干净,反射着钝质的暗光。表面散发的尘土味道和温度,普通得与恕瑞玛无尽沙海的每一颗砾石一模一样。

他早已融入恕瑞玛的灵魂里,不再归来。


3.两人共享力量,并始终彼此牵制,紧紧维系。一方的衰弱同样会反馈到另一者身上,这使互为弱点的他们不得不站在同一战线,一起度过属于神的永生,也共同面对等候在万物尽头的消亡。

说通俗点,两人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这是我完完全全的私心脑补,希望通过一个不讲道理的设定把他们绑在一起,强行HE。

想想看,黄鸡在复兴恕瑞玛的途中惹到其他国家(别国会眼睁睁地看着黄鸡复兴曾经的第一强国才有鬼咧而被盯上时,感知到危险跑来救人,气急败坏骂蠢鸡不要给自己惹麻烦的板板,感觉好苏呀(*´艸`*)

 

暂时写到这里!想到什么再补充

评论 ( 4 )
热度 ( 21 )

© 最終龍理 Q.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