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鸡仔。
宁拆不逆,谢谢合作

一点碎碎念!整理一下我心中的新旧劫慎对比。旧版劫慎好歹也是我的lol初恋cp之一,不存个档怕自己哪天就忘了当初的一见钟情(?

首先,这次回坑很高兴看到官方将背景故事统合成了英雄联盟宇宙,毕竟以前要找个往期专题超麻烦的。只是没想到我开开心心去补烬的故事《铁杖客》,才发现拳头吃书时,吞掉了我最喜欢的一口劫慎糖,连带着劫慎的性格和他们对彼此的态度都改了。

在烬实装前,劫慎还是因杀父灭族而结仇的敌对关系。说具体一点,更像是劫单方面地迫害慎——自从他获得影流之力,就一直在使用这份助他凌驾于慎之上力量攻击对方,证明自己。以我的cp滤镜来看,劫一方面不满苦说的偏心,一方面嫉妒慎的才能,还有一方面则是憎恨均衡将自己爱慕的师兄改造成了没有感情的工具(哪怕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这份心意)。这三种情绪在潜意识中混作一团,并在他接触禁忌之术后爆发。于是他违反禁令,屠杀均衡,砍下苦说的首级丢在慎眼前。宣泄的同时,他也在利用这些行为试探慎的底线,确认毫无感情的暮光之眼是否还有人类之心:如果慎已经彻底化为暮光之眼,那就代表与劫共同度过少年时光的“真正的慎”已经死亡,劫所做的一切将毫无意义;但倘若慎回应了他的期待,依然保留着一部分感情,那么必然会向他复仇。这是个无解之问,无论哪种答案都通向BE。

而我心心念念的那口糖、使这对cp的魅力升华到相杀之上的,则是玩家在论坛的一次提问:慎是否想为父亲报仇,亲手杀死劫?设计师Jordan回答,慎并不想杀劫,“he thinks there might be another way to save Zed.”

我百感交集,竟不知作何反应。

He still wants to save you after all.

我的个人猜测是,慎想帮劫摆脱暗影。尽管那时背景故事并未明说影之奥义的副作用,劫打开盒子后的暴虐与偏激却是显而易见的:他大肆发展影流教派,甚至不惜屠杀反对者,颇有被暗影之力利用的嫌疑。如今拳头吃书,玩家已经无从得知那时的慎是想以何种身份、以何种方式,从什么之中救出劫。唯一确定的是,“save”明显是主观情感色彩强烈的词语,这意味着慎不会重蹈父亲的覆辙,为职责彻底牺牲自我。但即使保留了感情,他也没有选择复仇。我认为,这是源于慎拥有超越暮光之眼这一身份的仁慈

……劫,慎哥这样的大天使给你真是便宜你了。

我当时大口吃糖,满心欢喜,觉得我cp离HE只差一步,就等劫开窍了。哪想得到如今横空出来一个烬(虽然我也很喜欢他,以烬苦说为前提的烬慎了解一下),连带着劫慎和苦说全都改了。其实我也明白,比起过去那样捉摸不清的圣母形象,在公私之间犹豫不决的慎更便于玩家接受,但丧失了这份神秘的复杂性还是令人惋惜。毕竟复杂性就是美呀。

◇◇◇

不过,父亲的魂刃,连同它所承担的责任,都只交托了给慎一人。作为暮光之眼,他绝对不能让感情影响自己的判断。但是,他一方面坚定地遵守并执行着原则,另一方面又要艰难地压住心中长久的愤怒。只因为他的父亲死在了自己曾经最好的兄弟手上,劫。

凡人之土和精神领地的双重命运,全都压在他的肩头。慎在人类的情感与精魂的专注间异常艰辛地维持着平衡。一个站在刀刃上左右命运的人,究竟能够支撑多久呢?

——暮光之眼传记

暂且不提这个“最好的兄弟”——这两人以前真的是甜——如今慎的情感流露非常明显,已经完全是一位受困于职责的凡人了。旧版慎看着父亲在眼前饱受痛苦也无动于衷,现在却随时准备出手为父亲报仇,甚至会寻得“贯彻均衡”这一借口掩盖私心。冷然与坚韧之下隐藏着一触即溃的脆弱感,这样软软的新慎哥也是超可爱。讲真官方话都放在这里了,我觉得慎离崩溃也不远了,就看下次什么时候更新均衡专题。如果他不仅仅是遵守父亲的教诲,更能在责任与自我之中找到平衡,他和劫的关系应该也会有一定改善吧。就像隔壁ff14的鸦胧一样,忍者70级职业任务甜到牙疼

另外,新版故事里,拥有仁慈之心的是苦说。作为前代暮光之眼,他本不应插手烬的事件,却暗中变装,以个人身份介入其中;而他本能杀掉烬时,却反而将他送进监狱,期待对方悔改。最终,他的仁慈并没能改变烬,不仅葬送了自己,也招致了劫慎反目——劫慎都反对他的做法,只是慎选择顺从,劫选择反抗。如今,烬的复出迫使他们站回同一战线,也向他们提供了沟通的机会。应证我当初的猜测,有生之年居然真的能看到劫慎联手,四舍五入就是结婚,这波不亏。

仔细想想,你联盟上上对相杀cp卡牌男枪都能名正言顺干净利落地HE,上一对相杀cp狗头鳄鱼也在《血统》和沙漠死神传记末尾疯狂暗示兄弟和解的未来,还有什么不可以。我现在都记得《焰浪之潮》那股子令人晕头转向的甜劲儿,看一次忍不住傻笑一次,谢谢拳头爸爸。

◇◇◇

题外话:

渍了糖的肉块浮在五味汤的表面,莹莹闪动着。香气诱人,但慎并没有动勺子。女侍者转身离去时,带着赞许的微笑点了点头。虽然这碗汤已经足够美味,但汤汁上的脂肪还未融化。稍待片刻,才是味蕾的巅峰享受。需要耐心。

——《铁杖客


无心无情、无恨无爱,力求公正的暮光之眼,喝碗肉汤还有自己的品鉴美学,要等到脂肪彻底融化在汤汁里才肯动勺,这种吃货反差还挺呆萌的……我永远喜欢腰子.jpg

◇◇◇

题外话2:

“被人毁灭,也好过背信弃义。”内瑟斯咳出一大口血。“就算你现在神力加身,你仍然是个叛徒,是个奴隶。”

他感到了泽拉斯的怒火,这让他无比快意。他也只能做到这样了。

“我不是奴隶。阿兹尔最后的命令就是还我自由。”

内瑟斯惊住了。泽拉斯自由了?这毫无道理……

“那为什么……为什么背叛阿兹尔?”

“阿兹尔是个蠢货,他的恩典来得太迟了。”

——《血统

除了均衡,我也去补完了后来更新的恕瑞玛相关故事。看到这一段,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即使历史无法更改,即使你也不会回头。历经千年,他给你的名字,他给你的自由,你无一不铭记至今。

致使古恕瑞玛覆灭也好,窃取无限的力量也好,拥有永恒的寿命也好,组建军队、自封为皇也好,这一切都抵不过阿兹尔的一句命令。在泽拉斯的概念里,他能获得自由之身不为别的,仅仅只是因为阿兹尔解放过他。这既是奴隶制度深植在他脑内的枷锁,也是他不愿承认的一部分内心察觉到对阿兹尔的愧疚,而给自己套上的枷锁。

泽拉斯永远也不可能获得真正的自由。

我可以期待拳头爸爸的HE之力也能照顾一下我的本命臣君吗……

评论 ( 19 )
热度 ( 35 )

© 最終龍理 Q.E.D.+ | Powered by LOFTER